• 疯狂造句中......

    Per Aspera Ad Astra

    • 就人生而言,也应该平衡于山、水之间。水边给人喜悦,山地给人安慰。水边让我们感知世界无常,山地让我们领悟天地恒昌。水边让我们享受脱离长辈怀抱的远行刺激,山地让我们体验回归祖先居所的悠悠厚味。水边的哲学是不舍昼夜,山地的哲学是不知日月。
      ——余秋雨《行者无疆》

      2022年1月25日 14:23

    • 如果没有种种现实因素的制约,我最想做的事就是:
      探索超越人类设计范式的智能,探索人类认知边界之外的世界。
      多年来,我一直从未改变这个理想。
      这也是我所认为的,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
      我是愿意为此奉献一生的。
      当然,我早就看开了,没了当初的那种执念,并不是非此不可,也不是非我不可。
      实际上,现实的各种阴差阳错,让我做的是另一些范畴的事。
      人嘛,总是需要立足于现实,要先做好必须做的,才能做想要做的。

      2022年1月9日 14:12

    • 虚拟现实的未来不是逃离现实搞出一个所谓的超越现实的“元宇宙”,虚拟现实的未来依然是在虚实结合的道路上,进一步促进“虚实相生”。

      2022年1月5日 10:52

    • Believe in the Proof rather than the Code.

      There is no intelligence agency in the Math, but it can be usually implanted in the Code.

      Never Trust, Always Verify!

      2021年12月17日 15:21

    • 常和同好论高下,不共傻瓜争短长。

      2021年12月9日 18:07

    • 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

      Using no way as way, having no limitation as limitation.

      ——李小龙

      2021年12月8日 22:33

    • “我性本柔顺,学贵忍辱,故欲杀则走就刀,欲打则走就拳,欲骂则走而就嘴,只知进就,不知退去…

      是以堂堂之阵,正正之旗,日与世交战而不败者,正兵在我故也。正兵法度森严,无隙可乘,谁敢邀堂堂而击正正,以取灭亡之祸欤!”

      ——李贽:《续焚书·与周友山》

      2021年12月8日 21:51

    • ORG是Origin的缩写。
      在汇编语言里,是一条伪指令,意为起始地址。
      在汇编语言程序的源代码里,最开始通常用一条ORG伪指令用来实现规定程序的起始地址。
      如:ORG 2000H

      2021年9月15日 18:36

    • 极高明而道中庸,不思议而非人哉。

      人再怎么思考都无法超脱出自己大脑的生理架构限制,我们思考依然需要合乎理性,超出人脑生物设计的范畴就不可思议了,但即便是这样,人类却又可以做出很多非人类范式的人工智能。

      就譬如:
      AlphaGo下的很多棋路现在人类已经无法理解;
      从AI的表现可以发现一些原本不知道的人脑运行的原理,有些时候,人必然是那么想的;
      还可以通过AI发掘一些人类思考范式没有发现的规律、相关性。

      我这一句重点想表达的还是非人类中心主义、非理性主义。


      现今中国人的常识里对中庸有普遍的误解,中庸不是平庸,更不是和稀泥。
      中庸是适度,是合理。
      是从古至今很多人所悟到的哲学的最好的一种状态。

      2021年8月14日 19:16

    • 又做了一件没什么用,但是能让我开心的事,哈哈哈!

      下午给这个博客加了一个新的中文域名:厨.网站

      2021年8月13日 21:35

    • 爱是共产主义的最小单位,也是最高级别的个人主义——其以不可被外部秩序化约的自发性私密情感体验,重建了我们之间被资本主义文化整体欲望所霸占的连接。
      ——Alain Badiou:《爱的多重奏》

      2021年7月14日 6:01

    • 剑即是人,人即是剑,人剑合一,如臂使指,能争一时得失,其胜在于术。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草木皆利,运筹帷幄,能定一局成败,其胜在于法。

      手中无剑,心亦无剑,和光同尘,海纳百川,能容天下苍生,其胜在于道。

      重新观赏电影《英雄》有感。

      2021年7月13日 21:33

    • 齐美尔认为,人的异化不能完全归咎于金钱,或者说不能完全归咎于资本主义——因为“金钱只是通向价值的桥梁,而人是无法栖居在桥梁上的。”

      金钱本来是一种获得其它东西的纯粹手段,是“通向目的的一系列步骤中的一个环节”,但在现代生活中却成了人的目的本身,也就是说,人们的追求意识在通向目的的桥梁上停了下来。

      结果,人们要通过手段实现自己价值的最初目的反而忘记了。

      因此,现代人把自己生命的大部分时间用于赚钱,把赚钱当作人生的首要目的,以至于认为生活中的所有幸福和满足都与拥有一定数量的金钱紧密联系在一起。

      金钱成了个体和自己的欲望之间的中介,人们就误以为幸福更唾手可得,可他们所认知的“幸福”不过都是对金钱的认知异化的产物——人们都搞错了什么是幸福,更何谈获得幸福。

      我们复杂的现代生活建构迫使我们在手段之上构建手段,直至手段应该服务的真正目的不断退到追求意识的地平线上,并最终沉入地平线下。

      Refer:
      齐美尔《货币哲学》

      2021年7月11日 9:47

    •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但我信奉的是此句:“人必时时用功,随人诽谤,随人欺慢,处处得益,处处进德之资。”
      若不用功,旁人的诽谤与欺慢终究会成心魔,终被累倒。

      对我来说,每每这种时候,我脑海中总会响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句话:“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2021年7月8日 2:28

    •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人做事应当遵从真理,做正确的事情,应当实事求是,切实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真正地给社会创造价值,从而体现自己存在的意义,而不是做给别人看。

      面向风口创业、面向VC创业、面向PR创业...其实都是创业者很在乎外在的评价体系,想做给别人看,这样反而落了下乘,毕竟创业更像是一场战斗,而不是表演,更不是用来满足少数人的虚荣心的。

      一个更好的价值取向是“面向愿景创业”。

      五源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说过:“有愿景的创始人,是绝不活在他人的评价体系里的。不跟竞争对手比,也不跟自己的过去比,而是站在整个商业的环境里体察,什么是我这个公司所存在的价值,为了实现这个价值,我应该做什么正确的事情。”

      2021年6月22日 16:58

    • Hello, World!

      2021年6月16日 11:45

    Style

    Fo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