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对人的异化

发布于 2021-07-11  6 次阅读


齐美尔认为,人的异化不能完全归咎于金钱,或者说不能完全归咎于资本主义——因为“金钱只是通向价值的桥梁,而人是无法栖居在桥梁上的。”

金钱本来是一种获得其它东西的纯粹手段,是“通向目的的一系列步骤中的一个环节”,但在现代生活中却成了人的目的本身,也就是说,人们的追求意识在通向目的的桥梁上停了下来。

结果,人们要通过手段实现自己价值的最初目的反而忘记了。

因此,现代人把自己生命的大部分时间用于赚钱,把赚钱当作人生的首要目的,以至于认为生活中的所有幸福和满足都与拥有一定数量的金钱紧密联系在一起。

金钱成了个体和自己的欲望之间的中介,人们就误以为幸福更唾手可得,可他们所认知的“幸福”不过都是对金钱的认知异化的产物——人们都搞错了什么是幸福,更何谈获得幸福。

我们复杂的现代生活建构迫使我们在手段之上构建手段,直至手段应该服务的真正目的不断退到追求意识的地平线上,并最终沉入地平线下。

Refer:
齐美尔《货币哲学》


本当の声を響かせて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