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与存在主义

发布于 2021-07-07  8 次阅读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但我信奉的是此句:“人必时时用功,随人诽谤,随人欺慢,处处得益,处处进德之资。”
若不用功,旁人的诽谤与欺慢终究会成心魔,终被累倒。

对我来说,每每这种时候,我脑海中总会响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那句话:“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本当の声を響かせてよ